<iframe src=""></iframe>
  • 壟斷救命藥有多爽?罰款1個億沒感覺,反壟斷法不是事兒
    發布時間:2022-04-14

    作者| 貓哥

    來源| 大貓財經

    前幾天,福布斯雜志更新了2022年的全球富豪榜單。

    在這個地產富豪們一撅不振、互聯網巨頭接連“退休”的尷尬節點,農夫山泉的創始人鐘睒睒憑借著4550億的身家,毫無疑問地坐到了中國首富的位置上。

    雖說鐘老板的個人財富比去年縮水了近1000億,農夫山泉的股價也較最高點近乎腰斬,但他的財富版圖依然十分穩固,靠的是什么呢?就倆字——壟斷。

    很多人都知道,宮頸癌是全球女性第二高發的惡性腫瘤。

    防治的辦法其實很簡單,就是打HPV疫苗。不過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,HPV疫苗被外國制藥公司壟斷,不僅賣得貴、想打還得預約,難度跟搖號差不多。

    嗅到了這里的巨大商機,萬泰生物殺入了這個賽道。

    2019年12月,萬泰生物的疫苗“馨可寧”獲批上市。作為首個國產HPV疫苗,填補了國內市場中的巨大空缺,獨門生意、又是剛性需求,四舍五入也算是半個“壟斷藥”了。

   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萬泰生物的疫苗一經上市就供不應求。借著這個東風,萬泰生物于2020年順利登陸A股,股價也從8元暴漲至285元,翻了足足34倍。

    而這個萬泰生物的實控人,恰恰就是如今的中國首富鐘睒睒。

    既然壟斷藥這么賺錢,難免會有人動起類似的心思。

    不過醫藥研發是個苦差事,不僅燒錢、研發周期也不短。像萬泰生物的HPV疫苗,就是在2003年立項、熬了十幾年才投產,換一般人早就扛不住了。

    假如研發不出來咋辦呢?那就砸錢收購吧,于是為了利益,什么奇葩事都能出來。

    2019年的時候,咱們中國的先聲藥業高價收購了一家瑞士藥企,拿到了巴曲酶原料藥的“獨家代理”。

    按理說,既然是獨家代理,那掙錢的路子就是把原料藥賣給下游藥企掙差價,但是自打2019年11月起,下游藥企以各種形式求著先聲藥業賣點貨,但先聲藥業就是不賣,還找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理由,反正就是不給你供貨。

    那下游企業找別的公司進點貨吧?也沒轍,“獨家代理”,除此之外沒有分號。

    下游企業數量也不多,就一家,名字叫托畢西。他們生產的巴曲霉注射液是全球獨家產品,極其稀缺,干啥用的呢?是腦梗急救中最常使用的特效藥,屬于救命藥的一種。

    大家都知道,現在因為心腦血管疾病死亡的人數比癌癥多很多,腦梗救命藥沒原料了,事關人命,監管部門特地給先聲藥業發了個函,過問下。

    先聲藥業回復說:“不報價、不發貨是因為自己也在研發,需要原料藥滿足自用,而且庫存也不夠”。

    聽起來合理是吧?實際上,他們自己的研發才剛剛起步,自用的量極其少,投產上市遙遙無期,但反正就是不賣給托畢西。

    買不到新原料、庫存耗盡的托畢西最終于2020年6月停產了,在那之后,不少醫院都無法穩定采購巴曲酶注射液,至于有多少腦梗病人受到波及,我們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  問題來了,為啥先聲藥業就不給托畢西供貨呢?大家一起賺錢不是挺好的嗎?

    真相很簡單,先聲藥業不為賺點差價,他想要的是托畢西的全部產業。

    其實之前,先聲藥業就不斷表達了收購托畢西的意愿,但托畢西也知道,自己手里的藥很值錢,自己掙錢不好嗎?為啥要跟你做一錘子買賣?一直不賣。

    也不知道哪的高手出的招數,先聲藥業直接把托畢西的上游企業給買了,你連原料都沒有,還拿啥搞生產???目標也很明確,就是逼你賣公司。至于患者因此受損,那不在人家的考量范圍里。

    這樣的鐵血手段,顯然得不到市場和輿論的認可。市場監管總局也在調查完畢后,對先聲藥業開出了一張“反壟斷”罰單,直接罰了一億。

    一般的公司收到罰單,行事多多少少會有所收斂。

    比如被罰7.64億的揚子江藥業,就在接到罰單后立刻表示服從監管、接受教訓,并已采取措施深入整改等等,態度十分端正。

    等到了先聲藥業這倒好,第一時間發了個公告,說:“處罰金額不會對公司經營和財務狀況產生任何重大影響”。

    那意思很明顯了,罰1個億沒啥感覺,收購還將會繼續推進。

    耿直吧?

    先聲藥業的老大叫任晉生,最早是靠接手改制藥企發家的。隨著他的生意日漸起步,柳傳志也在2005年對他伸出了橄欖枝,出資2.1億拿下了31%的股權,甚至親赴南京參加簽約儀式。

    昔日的“企業教父”看中的,當然是醫藥“壟斷”背后的巨大商機了。

    2006年,任老板一舉將抗癌新藥、世界首個重組人血管內皮抑制素“恩度”納入麾下,借著這股東風,先聲藥業也在2007年登陸美股,成了紐交所中概藥業第一股。

    在嘗到了甜頭后,類似的并購就成了這個公司的主旋律,拳頭產品越來越多,治療范圍覆蓋腫瘤、中樞神經系統及自身免疫疾病這三大領域,市場規模近萬億。

    假如再加上一個巴曲酶,那任老板的商業帝國肯定會再上一個臺階。

    正是出于這個原因,先聲藥業一直沒停止對托畢西的收購嘗試。讓人唏噓的是,盡管收到了市場監管總局的“反壟斷”罰單,但任老板最終還是在事實上做到了“壟斷”——

    就在今年2月,先聲藥業發布公告稱,在收購托畢西藥業100%股權的糾紛中仲裁勝訴。也就是說,托畢西藥業100%的股權將從此被卡自己脖子、逼自己停產的仇人收入囊中。

    對了,敗訴一方還要支付一筆高達5000萬元的違約金。

    其實相比互聯網領域內的反壟斷,醫藥領域內的反壟斷更具緊迫性。

    由于環保、審批等因素,少數藥企往往能輕易切斷原料藥的供應,抬高原料藥價格或者逼迫下游企業出讓股權,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各大藥企也一直對研發、生產、銷售的各環節虎視眈眈。

    原材料一旦受制于人,那后面的事情就簡單了。

    在醫藥行業,有一種叫大包的模式。啥意思呢?就是通過壟斷上游原材料的生產及進口渠道,進而控制中下游的產品價格,漲價的時候瘋漲、該降價的時候不降價。

    曾經有一個大包去年拿出3個億壟斷了一種胃藥原料,把一瓶藥的價格3個月內從1.6元抬到8元,這一筆生意做下來,賺了10個億也不止。

    今天是胃藥,明天是感冒藥,后天是抗癌藥和胰島素,假如放任不管的話,這樣的漲價潮總有一天會輪到每個人的頭上。

    往小了說這會引發不正當市場競爭、提高大家的看病開銷,往大了說那就沒上限了。

    好萊塢大片就很喜歡拍“醫藥公司壟斷救命藥,制造公共衛生事件大肆斂財”的題材,這也從側面說明了醫藥巨頭的恐怖影響力。

    正因如此,《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關于原料藥領域的反壟斷指南》也隨之出爐,總的來說的出擊次數不少、處罰范圍也挺廣。

    比如在15-17年,就有三家山東藥企合作壟斷了注射用葡萄糖酸鈣原料藥的銷售。壟斷了之后干嘛呢?那當然是要坐地起價了,短短3年的時間里,這種原料藥的銷售價格上漲了幾十倍。

    最后,這三家公司都收到了市場監管總局的處罰,罰款合計3.255億。

    除此之外,用來生產感冒藥的撲爾敏原料藥、以及用來生產某種胃藥的原料藥,都被某些醫藥公司出錢、出力“壟斷”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最后的結果當然也是被罰款、責令整改。

    不過相比“壟斷”帶來的巨大收益,這點罰款實在是九牛一毛。

    很多醫藥老炮們坐起來一合計,往往會得出收益大于風險的結論,更何況風險似乎也沒那么大。所以即便是在反壟斷不斷出擊的大背景下,藥企巨頭們仍然愿意繼續嘗試。

    用一筆罰款換來事實上的“壟斷”,這怎么看都是一筆劃算的買賣,這事真該管管了。

    俄罗斯一级A爱做片,freesex亚洲呦交,好爽受不了了了要高潮了A片